返回首页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版权产业服务 > 法律支持

法律支持

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认定及继受人的权利合法性判断——评观视公司与华星公司著作权纠纷案

发布时间:2015-7-15 15:30:07  来源:《中国版权》2015年第3期

  内容提要:影视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制片者的认定应结合影视作品正版DVD 光盘片头片尾的出品方、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及DVD 包装封底封面的出品方来判断。联合摄制单位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影视作品著作权人。对于继受取得影视作品权属的权利人的权利完整性判断不应过于苛刻,应从宽处理。

 

  关键词:影视作品;制片者;联合摄制单位;继受权利人

 

  一、基本案情

 

  电视剧《封神榜之武王伐纣》(以下简称涉案电视剧)于2009 年1 月4 日取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证载制作单位为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2009 年6 月15 日,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具《授书》,授予上海观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视公司,为本案原告)独占行使涉案电视剧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数字电视播映权、其他新媒体使用权;并可以针对侵权者独立主张权利,并有权作为原告享有全部的诉讼利益,期限自2009 年6 月15 日至2012 年6 月14 日。涉案电视剧的DVD 光盘播放片尾显示江苏广播电视总台、广东电视台等18 家电视台联合摄制,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品。光盘包装封底显示出品单位为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艺骏国际有限公司。其中,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与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为同一主体。

  北京华星互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星公司,为本案被告)系如意影视网(网址为www.165tv.com )的经营主体。2010 年2 月,观视公司发现如意影视网向公众提供电视剧《封神榜之武王伐纣》的在线播放服务。观视公司认为华星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信息网络传播权,遂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要求公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10 万元。

 

  二、裁判要旨

 

  一、二审法院均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观视公司就涉案电视剧是否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并有权提起诉讼。一审的东城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记载及DVD 光盘片尾显示,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为涉案电视剧的制作单位,对涉案电视剧享有著作权。涉案电视剧DVD 光盘播放片尾署名虽然有其他联合摄制单位,但现无证据证明涉案电视剧制作单位无权将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其他授权。本案原告基于著作权人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授权获得了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并可以对侵权行为单独提起诉讼,故法院确认原告拥有涉案电视剧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有权对相关侵权行为提出主张。被告华星互联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其经营的网站上提供涉案电视剧的在线播放服务,侵犯了原告基于授权享有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东城法院经审理后判决:华星公司赔偿观视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6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000 元。

  华星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华星公司所经营的网站传播涉案电视剧,但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传播该剧的合法来源以及其传播该剧的法定与合理理由,其行为已构成侵权,应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对于制止侵权行为与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作为涉案电视剧的共同权利人来说,可以自己行使著作权,也可以将著作权授权他人行使。华星公司作为侵权人无法律与事实上的依据抗辩权利人无权处理与维护自己的权利。且本案尚无证据证明涉案电视剧的权利人无权处理其权利,即将其权利进行其他授权,因此,观视公司基于授权取得涉案电视剧权利人的授权,其有权进行相应的维权,向侵权人主张民事侵权责任。故观视公司通过授权的形式,取得了相应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有权提起本案之诉。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评析

 

  本案是典型的影视作品继受权利人作为原告主张著作权权益的案例,就本案被告的侵权确认问题异议不大。但是由本案引申出的以下三个问题亟需厘清和明确界定:影视作品的联合摄制单位的角色定位;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即制片者的具体认定;继受权利人的权利合法性判断。

  (一)影视作品的联合摄制单位的角色定位

  本案华星公司认为著作权法规定在作品上署名的自然人或单位为著作权人,涉案电视剧正版DVD光盘片尾显示出品单位为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但联合摄制单位包括广东电视台等18 家单位。且正版DVD 光盘的封底显示的出品单位有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和艺骏国际有限公司。观视公司只取得了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授权,缺少出品单位艺骏国际有限公司及其他18 家联合摄制单位的授权,观视公司未取得完整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不同意观视公司的诉讼请求。华星公司的该项辩称,涉及到影视作品联合摄制单位的角色定位,即联合摄制单位是否享有影视作品的著作权。

  联合摄制单位一般由电视台、企业和政府部门等组成,其一般是作为投资方,以“联合摄制”的名义对影视剧进行赞助,一方面从影视剧的收益中获得分成,另一方面在影视剧的前期宣传及中期播放中获得广告效应,以期获得更大的市场知名度及影响力。如果联合摄制方是电视台,有时是为了取得热剧的首播权。联合摄制单位与制片方会签订联合摄制合同或协议。一般的情况是,制片方负责将影视剧在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进行立项申报,取得电视剧制作许可证,根据约定联合摄制单位有时只享有署名权及收益分配权,而影视剧的著作权则约定由制片方享有。

  那么,影视作品的著作权到底属于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的相关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但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显然,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作品的著作权属于制片者,且仅属于制片者所有。

  因此,影视作品的联合摄制单位可以根据与相对方的合同约定享有署名权、收益分配权等权利,但不享有著作权。本案中华星公司关于联合摄制单位同为涉案影视剧著作权人的辩称不能得到支持。

  (二)如何认定影视作品的制片者

  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属于制片者,但是认定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却不能仅以称谓是否为“制片者”来判断,目前在影视作品市场中,对于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的称谓并不是冠之以明确的“制片者”,而是五花八门,通常有“制片人”、“制作单位”、“合作单位”、“出品人”、“出品方”、“联合出品”、“荣誉出品”等名称,厘清这些名称中到底哪一个是正宗地道的“制片者”至关重要。

  关于制片者的认定,在司法实践中,一般会有以下几个考量因素:《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影视作品正版DVD 光盘片头片尾显示的出品方、影视作品正版DVD 光盘包装封面封底显示的出品方。

  《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一般载明:“制作单位为……”,且该“制作单位”显示的主体通常情况下只有一个单位,有的会载明有“合作单位”。具有行政确认性质的《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是行政资质文件,其应该作为认定影视作品著作权的参考,不宜直接认定其上标注的“制作单位”为唯一的制片者。在影视作品的原始权利DVD 光盘中,或者在片头,或者在片尾,一般会显示有“出品方为……”,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影视作品著作权人通常的认定标准是以影视作品正版DVD 光盘片头片尾显示的出品方为著作权人。在影视作品的原始权利DVD 光盘包装封面封底通常会显示“出品方、联合出品、荣誉出品”等字样,对于包装封面封底的“出品方”,法院通常认定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制片者。但是“联合出品、荣誉出品”的地位,目前尚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因此,对于“联合出品、荣誉出品”如何认定需要进一步予以明晰。至于DVD 光盘封面封底显示的“出品方”及“联合出品”单位有时会与片头片尾显示的“出品方”稍有差别,多了一家或少了一家出品方,对于此种状况,还是以DVD 光盘片头片尾显示的出品方为准,以DVD 光盘包装封面封底显示的出品方为参考。

  (三)继受权利人的权利合法性判断

  本案中的光盘片尾显示的出品方只有一家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观视公司亦取得了其授权,因此本案原告的继受权利是完整的。但是东城法院同时审理的与本案相同的原告与被告之间就其他影视作品的另外三件侵权纠纷案件中,片头片尾的出品方有多方,该多方出品方中只有部分出品方把权利集中授权给了一方出品方,取得授权的一方出品方又把权利授权给原告,此时原告的继受权利合法性颇有争议。

  对于此种情形,目前司法实践中有两种处理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作为继受权利人,应取得所有原始权利人的明确授权许可。在权利流转环节中,缺少几方原始权利人的任何一方授权,即认为继受权利人的权利不完整,继受权利人就无权主张自己享有影视作品的权属。另一种意见认为:对于继受取得影视作品权属的权利人应从宽处理,只要原始权利人之间权利清楚或继受权利人取得主要权利人的明确授权,继受权利人的权利就是完整的。对此,笔者赞同后一种处理意见,此种情况下原告继受取得的权利虽然有瑕疵,但不宜对继受取得权属的权利人要求过于苛刻。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曾在2013 年1 月22 日印发了《关于服务首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该《意见》第21 条指出:“遵循影视作品制作、交易规律和行业惯例,切实保护影视作品继受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如果影视作品上明确标明著作权归属的,认定该署名的主体为影视作品的权利人;如果影视作品上未明确标明著作权归属的,署名为出品、摄制的主体推定为著作权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被许可人不能逐一提供影视作品著作权人授权的,可以推定被许可人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影视作品。”本条最后所说的“被许可人不能逐一提供影视作品著作权人授权的,可以推定被许可人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影视作品”,给了继受权利人一个较为宽松环境,在不能拿到所有著作权人的授权时,就推定被许可人,即继受权利人对影视作品有权在已经得到的授权范围内使用。这与上述司法实践中的第二种处理意见是相吻合的。

  另外,对于这个问题,也可以从《著作权法》中关于合作作品的相关规定找到依据。《著作权法》第十三条规定:“两人以上合作创作的作品,著作权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没有参加创作的人,不能成为合作作者。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对各自创作的部分可以单独享有著作权,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体的著作权。”《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九条规定:“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权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过协商一致行使;不能协商一致,又无正当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转让以外的其他权利,但是所得收益应当合理分配给所有合作作者。”根据法律对于合作作品的相关规定,显然拥有部分出品方授权的一方出品方可以行使权利,并可以进行授权。司法实践中,也可以采取为未授权的出品方预留权利的做法维护其利益。

  本案中,华星公司主张正版DVD 光盘的封底显示的出品单位有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和艺骏国际有限公司,观视公司只取得了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授权,缺少出品单位艺骏国际有限公司的授权,因此认为观视公司未取得完整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对此,一、二审法院均认为,观视公司取得了涉案影视剧主要权利人创艺成传媒集团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明确授权,其《授权书》载明授予原告独占行使涉案电视剧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数字电视播映权、其他新媒体使用权;并可以针对侵权者独立主张权利,并有权作为原告享有全部的诉讼利益。因此,华星公司无证据证明涉案电视剧制作单位无权将信息网络传播权进行其他授权。观视公司基于著作权人浙江永乐影视制作有限公司的授权获得了涉案电视剧的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可以对侵权行为单独提起诉讼,故确认观视公司拥有涉案电视剧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有权对相关侵权行为提出诉讼主张。

  本案的处理结果对影视作品著作权侵权类型案件中遇到的联合摄制单位的定位、制片者的认定,以及继受权利人的权利合法性判断均给出了可以借鉴及参考的有益探索。(陈文文)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常青)

 

 

 





免责声明: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版权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本站”的作品由企业自行提供,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版权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