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出版会展 > 《中国版权》

《中国版权》

互联网机顶盒生产者的侵权认定规则研究

发布时间:2016-5-9 15:56:14  来源:《中国版权》2016年第2期

  内容提要:以暴风科技侵权案为例,运用法经济学方法分析我国网络版权的侵权与治理问题。网络媒体版权侵权案激增,娱乐新闻作品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凸显了我国网络版权创新与传播的权衡。版权管理部门治理版权侵权的目的是使侵权的负外部性内部化,网络媒体的最佳选择是采取措施自我预防侵权行为。建立版权侵权的预期损害函数,分析版权管理当局预防侵权的最优水平,并分别从版权监管部门、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视角提出相应对策。

 

  关键词:网络版权;侵权;法经济学

 

  机顶盒是一个连接电视机与外部信号源的设备,可以将压缩的数字信号转成电视内容,并在电视机上显示出来。随着安卓系统的发展及硬件成本的降低,搭载安卓系统的智能网络机顶盒逐渐成为主流。安卓系统的开源性,不仅使用户可以通过自行安装安卓应用来实现电脑或智能手机上的诸多功能,也给一些包含侵权或非法内容的应用程序的进入提供了机会。就在各大厂商纷纷推出五花八门的互联网机顶盒来“占领”客厅的同时,版权隐患与纠纷也时刻隐藏于机顶盒厂商之后。对于互联网机顶盒生产者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行为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应当承担何种侵权责任,理论界及司法实践中仍然存在较大争议。

 

  目前,互联网机顶盒获取播放内容时采用的技术方式主要可以分为三种:第一,普通链接方式。即机顶盒通过链接互联网,采用搜索链接方式实现视频的在线播放,有关视频来源于第三方网站,播放界面、网址等均与第三方网站相同。第二,深度链接方式。即通过机顶盒可以直接在当前播放界面在线观看视频,播放界面、网址等均不发生变化,使用户误认为视频是直接由该机顶盒提供。第三,内容提供方式。即播放内容直接由机顶盒内播控平台提供,这种方式属于典型的网络传播行为。

 

  实践中对于通过普通链接及内容提供方式提供播放内容的机顶盒的生产者的侵权责任认定规则较为统一。对于普通链接的行为,基于技术中立原则,在被链接的第三方网站系经合法授权取得播放内容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时候,权利人对播放内容的权利已经用尽,该链接行为系合法行为,机顶盒生产者亦无须对此行为承担侵权责任,这种做法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得到认可①。当机顶盒生产者同时也是内容服务提供者时,其对于机顶盒中播放的侵权内容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提供”行为,应当承担直接侵权责任。实践中对侵权认定规则争议较大的,是机顶盒中的深度链接行为。

 

  界定机顶盒生产商对于深度链接行为应当承担何种责任,应当首先对深度链接行为的性质进行分析,即认定深度链接行为是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行为还是网络技术服务提供行为,不同的认定导致的举证责任、侵权责任等均不相同,在进行此认定时,存在“服务器标准”和“用户感知标准”两种不同的意见。服务器标准是指认定某一行为是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行为还是网络技术服务提供行为,应以所传播的内容是否存在于该传播主体的服务器上为标准;用户感知标准是指,即使仅提供了技术服务,但如果提供服务的外在形式使用户误认为是行为主体在提供相关内容而非其他主体,则仍然可以认定其为内容服务提供者。关于两个标准之争,相关论述甚多,在此不再赘述,事实上,目前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形成了以“服务器标准”为主,参考适用“用户感知标准”的共识。“服务器标准”更符合技术中立原则的要求,也是更加客观的侵权认定标准。然而在实践中,认定涉案主体是内容提供者还是服务提供者,需要其提供证据来进行证明,从举证责任的分配规则来看,深度链接使用户误以为涉案主体为内容提供者,那么涉案主体就应当提供相反证据证明涉案内容并非存储于其服务器之中,如果其未尽到该举证责任,则可参照使用“用户感知标准”,将其认定为内容服务提供者,承担直接侵权责任。

 

  在机顶盒生产者不构成直接侵权的情况下,认定其是否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判断的主要标准为生产者是否具有主观过错。认定生产者的主观过错,可以通过客观化的标准,即生产者的注意义务来进行判断。生产者的注意义务的认定应当与其对播放内容的控制力、基于播放内容的获利、制止侵权的措施等相适应。

 

  生产者对于机顶盒播放内容有无控制能力。生产者对机顶盒播放内容的控制能力是认定其注意义务的最根本的因素。如果机顶盒内播放内容完全由内容提供方控制,播放内容的更新、删除、编辑等行为均由内容提供方进行,生产者只能唯一、无选择地映射播出由内容提供方提供的播放内容,则机顶盒生产者在履行了其对内容提供方应当进行的资质审查、版权保证等基本义务后,并无更高的注意义务。反之,如果生产者可以与内容提供方共同控制机顶盒的播放内容,则其注意义务也相对提高,生产者对于机顶盒播放内容应当进行相应的审查,尽到更加审慎的注意义务。

 

  生产者与内容提供方是否共享收益。司法实践中对于机顶盒生产者与内容提供方共享收益是否为考量生产者注意义务的因素存在着争议。在乐视网(天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第三人未来电视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②中,法院认定小米公司与第三人未来公司存在共享收益的关系,小米公司未采取必要措施制止侵权行为,存在过错,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然而,在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第三人未来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③中,虽然小米公司与第三人未来公司存在共享收益的关系,但法院认定小米公司提供的为技术服务,不承担共同侵权责任。笔者认为,收益共享应当成为认定生产者的注意义务的考量因素之一,对于生产者而言,机顶盒中的播放内容是其面向用户宣传、销售的主要因素,在生产者不仅仅基于机顶盒的生产与销售,还基于与内容提供方的合作就播放内容共享收益的同时,其应当承担与此收益相当的注意义务。

 

  在侵权发生后是否及时采取制止措施。机顶盒的生产者虽然对于播放内容没有控制权,但当其明知侵权行为发生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制止侵权行为,导致侵权结果的扩大,其仍然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在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与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等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④中,小米公司在知道侵权事实存在后未采取必要措施,导致侵权后果扩大,承担共同侵权责任。因此,在机顶盒生产者知晓侵权事实存在后,应当采取技术屏蔽、通知内容服务提供者断开链接或删除侵权内容等必要方式,制止侵权行为。

 

  生产者是否存在内置、推荐视频播放软件等行为。对于生产者对其内置或推荐的视频播放软件内播放的侵权内容的注意义务,应当主要考虑两个方面:其一,相关的视频播放软件是否为具有互联网电视牌照的机构提供的播控平台软件。虽然国家广电总局下发的《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简称181号文件)属于管理性文件,但可以作为判定生产者注意义务的要素之一,机顶盒生产者应当对其合作的内容提供方的资质等进行审查,对于非法视频播放软件应当进行技术屏蔽等措施。其二,机顶盒生产者对于视频播放软件是否存在内置或推荐等行为,如果生产者对于视频播放软件具有推荐、宣传等引导性行为,能够使用户以比获得其他同类软件更直接、方便的方式获取涉案视频播放软件,则生产商对于其扩大涉案视频播放软件传播途径及范围的行为应当具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在北京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⑤中,由于同方公司将涉案兔子视频软件预置在机顶盒开机桌面上,并且将兔子视频软件的播放影视作品的功能作为产品的宣传,基于其与涉案兔子视频软件的关系,法院认定其应当对兔子视频中的播放内容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其预置、推荐兔子视频的行为客观上会扩大侵权作品的传播范围,因此认定同方公司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综上,在判定机顶盒生产者是否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承担何种侵权责任时,应当结合注意义务认定要素综合作出与生产者能力与责任相适应的判断,而机顶盒生产者在经营中以其播放内容为主要宣传与获利内容,直接影响用户对其产品的认知,应当在经营中在使产品尽量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尽到审慎的注意义务,更加注重对他人知识产权的保护。(倪端)

 

  (作者单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常青)

 

 

 

 





免责声明: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版权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本站”的作品由企业自行提供,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版权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