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题栏目

专题栏目

杨德嘉:图片版权的司法保护与案例分析

发布时间:2017-8-8 17:14:07  来源:本站

  中国版权产业网讯:相较于视频、音乐、文学等数字版权的保护,图片版权的保护无论是从受关注度还是相关学术研究等方面目前相对滞后,7月28日下午,由中国版权协会主办、中国版权产业网承办的“互联网+图片版权保护与产业发展”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此次研讨会旨在围绕图片版权的分类、流向、保护、监测、商业模式等问题展开探讨,以推进相关问题解决,促进产业发展。北京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杨德嘉出席会议并做主题发言。以下为演讲实录:

 

北京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杨德嘉

北京海淀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杨德嘉做主题发言

 

  杨德嘉:刚才前面发言的嘉宾已经从产业的角度、从权利人协会的角度,包括金老师从学术历史的角度给大家讲了图片版权保护相关方面的内容,今天我从司法的角度再给大家分享一些我们办案当中看到的实际的数据问题和我们自己的思考。

 

  我分享内容分五部分:一是图片案件大致审理情况,仅限于海淀法院自己,二是判赔数额的情况及问题,三是“商业化维权”的积极作用及存在的问题。四我们认为司法裁判在图片版权保护可以发挥哪些作用?五是司法实践中我们一些思考和探索。

 

  这里因为最初联系时我理解的图片包括美术作品、摄影作品,实际审理案件中,除了摄影作品之外有相当一部分案件,尤其近年来增长非常迅猛相当一部分案件是美术作品,就是个人的漫画家画的一些卡通形象、漫画的形象在互联网时代,从我们审理的诉讼案件情况来看增长量也非常大,我当时统计时把这个也统计进去了,现在看跟咱们今天的主题有点超纲,给大家做个参考。

 

  近年来我们看到图片类著作权案件增长幅度非常大,与其它作品类型涉诉案件相比增长幅度非常大,主要涉及美术作品、摄影作品著作权人起诉被告也就是使用者,通过网站、APP、微博将图片用于广告宣传或者文章的配图。

 

  具体的数据专门做了一下统计,刚才前面嘉宾也说到,确实对于图片摄影作品做专题的保护,这种研究以前很少,我这次专门做了一些统计。从我们统计数据来看,2015年我们全院审理图片著作权案件一千多一点,2016年翻倍到两千,翻了一倍,2017年到7月份为止现在已经有2800多件,预计到年底应该是在2016年的基础上很有可能再翻倍。所以我们看到案件的增长量实际上是非常大的,相当于是两年时间大概翻了4倍,从诉讼纠纷的角度上来看。

 

  图片类案件占全部案件的比例做了大概统计2015年大概占16.6%,2016年增长到28.1%,2017年也是截止到7月份目前为止增长了32.4%,增长速度非常快轻轻松松超过了GDP的发展。

 

  对比前面案件来看,整体发展速度是相适应的,2015年是18.9%,2016年是29.9%,今年目前为止是33.7%。特别值得说明一下涉及互联网的案件不光涉及到图片,整体涉及互联网的案件占到我们案件整体90%以上,我们初步估计在95%左右。目前图片类案件已经成为我们涉网案件主要类型之一,其它的当然还包括电影电视剧视听类作品,还包括文学作品,另外再有就是音乐。

 

  近三年案件的审理情况也简单做了统计。我们在2015年时判决率大概在29.9%,2016年26.4%,2017年目前判决率21.2%,这来看判决率有所下降,调解和撤诉的比例这几年来是不断提高的,这里面图片案件占判决的总数18.8%,38.5%和21.3%从这里没有看出太多规律性的东西。但总体从数量上来看,非常稳定在不断增长的在判决来看,2015年300个判决,2016年555个,2017年目前已经有270件。

 

  另外分析了原告的情况。2015年、2016年到目前来看,图片类案件原告是个人作为主体的,实际上增速是非常迅猛的,2015年只有200多人,2016年翻了4倍,到将近1000人,2017年目前来看比2016年又要翻倍,个人作为诉讼原告作为诉讼主体的案件增长非常迅速。公司作为诉讼主体的,现在来看相对来说增速没有那么快。

 

  这里从我个人办案的感觉来看,个人作为主体的主要还是美术作品漫画,主要是在这一部分,咱们今天主要讨论的摄影作品主要是以公司相应的版权机构来做原告的占绝大多数。

 

  在这里面既然诉讼,法院判决当然有胜有负。胜诉率图片较其它摄影作品胜诉率非常高,我们简单分析了原因有几处:

 

  第一权属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原告享有相应的著作权。实际在我们接触的案件当中,大部分是由机构或专业版权运营公司来起诉的,这里几乎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从其他权利人手里取得,权利受让、流转在相应权利文件有约定不明、有瑕疵甚至有冲突的情况,导致权属在诉讼中权属认定有问题。

 

  第二已有授权。一部分案件出现被告从原告代理商那里已经获得授权,因为比如原告和代理商之间沟通不畅或其它一些原因,已经购买过相应授权的使用人导致被诉。

 

  另外两种相对情况比较少,一个是合理使用,实际案件能够认定为合理使用非常少,大部分被告虽然做出抗辩。刚才金老师也说了,咱们国家对合理使用规定没有美国那么宽泛,认定合理使用困难比较大。

 

  另外一种是避风港,针对搜索引擎,信息展示平台比如微博、微信,如果认为他们作为信息存储空间,作为信息展示平台、发布平台,如果尽到合理义务避风港不承担侵权责任。

 

  被告情况,被诉使用情况,我们进行统计,第三方平台微博、博客、下载APP提供视频,我们统计缺一块由于管辖的原因,涉及微信图片侵权的案件在我们这边见到得非常少,在我们的统计当中反映不出来,但我相信前面也有嘉宾说过,这个使用量其实是非常大的。

 

  被告抗辩的理由平时见到的列到8个,从权属到独创性到署名、已有授权、存储空间、合理使用、第三方、程序这8种,能够支持刚才列出来有3、4种,关于独创性前面已经有嘉宾提过了,我们没有对独创性高低的要求,满足最低独创性我们认为他享有著作权,有独创性否定原告权利基本得不到支持。抗辩的署名和原告认为在作品上的署名和原告真名不一致的,这在法律上是很容易解决的问题并不存在障碍。

 

  有一些案件中作为维权方成为问题的,是公正的效力,包括公正过程中的瑕疵,包括涉及网络公正性的问题,图片公司引入时间戳,之前司法的判决,已经对时间戳它对保存证据的效率客观性上,有过一些认定。当然关于时间戳争议现在还在有,也是在使用过程中是需要不断确认和不断改进和完善的,并不能说是一概予以肯定或者否定这么一个答案。

 

  总的来看,我们案件近年呈现爆发增长的状态,这让我想起零几年大概十几年前视频网站影视视听类作品侵权爆发的情况。刚才很多嘉宾提到了在互联网上,对图片作品的侵权泛滥,大家都没有形成意识应当去付费使用,维权很多人也认为存在障碍,得到相应的赔偿不尽如人意。实际上这些问题,作为审过十几年侵权案件,这类问题在零几年视频侵权案件爆发的时候,这些问题都曾经出现过。业内的各位同仁看到现在道路的曲折和艰难,但是从趋势上来看前途还是光明的。

 

  另外能看出来大部分都是手机互联网的案件,因为使用量、需求量在这摆着,确实非常大,另外大多数案件是属于商业化维权,其实我本人是比较反对商业化维权和商业维权的提法。因为几乎所有的维权实际上都跟利益都跟商业运作是分不开的,包括以个人名义进行维权,我们也可以把它归结为商业利益,不宜把商业维权特殊化。毕竟在现在的一些案件中,我们听到了一些声音,认为商业维权是存在着种种弊端,所以今天也把这个提出来,后面它的一些优势和它的一些问题会跟大家后面做进一步的分享。

 

  在所谓商业化维权里面,我们确实看到维权的主体或者代理人非常集中,从我们案件中看绝大部分集中在几家的图片公司,集中在几家的律所,几位律师非常集中。在判决的案件当中刚才已经说过胜诉率非常高,大部分原告能够获得相应的经济赔偿。

 

  从赔偿数额上来看,这是近几年从2015年我们统计的数据,最低的都是按单幅单次计算,最低是500元赔付最后判决的,高的是8000元/幅。高的案子是我们今年出的,在微博里具有一定广告维权性质,实际那个案子赔不止八千,微博是九宫格,其中一幅是八千,都算上发这么一条微博已经好几万出去了。

 

  2015年我们看整个的变化趋势,算了一下大概是1800元/幅/次在网上使用平均下来,2016年是1200元/幅,2017年平均尤其今年是有大幅上升的。目前看到的我们的基本思路希望达到效果避免赔偿数额的一刀切大锅饭,应该看到实际上赔偿数额根据市场实际的使用情况,还有市场的实际价格来确定。我们应该看到实际使用的方式、使用的范围、使用的效果,其实还是有巨大的差异的,即便同样是在互联网,同一幅图片它的使用方式不同,恐怕付费的标准也会差异非常大,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裁判结果能够与实际的市场状况尽量地贴近相符,随着市场的变化有相应的调整。

 

  但这期间当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和困惑,比如说法官他本身不是专业的运营机构,他既不是图片的专业的创造者,也不是图片类版权专业的经营者,他对市场价值获知从哪儿来?只能从案件中当事人的举证,我们看到图片类案件今年可能超两千,一两千的案件当中,几乎看不到原告对于赔偿数额方面或者作品的市场价值方面提交任何证据。所以很多人抱怨说法官你判得太低,我这照片明明值十万到你们这变两千了,可是十万只存在于他的陈述和他的口头表达里面,这张照片为什么值十万?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值了十万?跟本案使用情形相比为什么判它到十万?没有举证。这是目前权利人和裁判者之间,无论在理解沟通方面很大的一个问题,怠于举证。

 

  我们看到的八千这一两年互联网上案件比较高的标准一个数额,我的印象当中在十几年前单幅美术作品海淀法院一审判过十几万一幅,那个是使用在机场高速旁边大的广告牌。那个案件当中原告之所以支持这么高的数额,就是因为原告他把广告牌一幅广告正常的价格包括自己官网的价格,他以前和获得授权的合作伙伴交易价格通过合同实际履行都展现出来了,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法院是没有理由一定要低判。

 

  咱们呼吁版权的保护,包括从修法、从让公众有没有版权的保护意识,多维度的。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应该是在司法保护当中特别是过程当中,希望原告包括他的代理人能够充分举证证明作品的市场价值,如果证明不了都抛给法官来定,希望不论什么价格你们自己都能够接受。

 

  另外还有一些赔偿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问题,我自己办过的案件当中就有一幅照片原告举证,被告是在网站上作为一个背景图来使用,原告要三万多元钱一张,单张一次,被告网站不是规模非常大非常有影响力的网站,为了证明他作品的价值他拿了一份合同,这一份合同大概是在三万多元使用这一幅作品,我最终只判了几千元钱。因为那个案件整个使用情况是用照片做整个飞机机身外观,和这个案件使用方式差距实在是太大,这种判出去有的几千有的可以到几万,我们觉得还是要根据实际使用情况来看。大家作为专业版权运营机构,大家应该对这种价格是心知肚明的。

 

  另外是刚才提到的商业化维权我们从中看到的一些现象。

 

  一是专业图片公司起诉总量多、占比高,这实际也是专业化运营一个必然的结果。

 

  二是个人起诉案件高度集中几家律所,出现比较有趣的现象,有些案件集中在几个个人,比如他拍的照片或画的卡通形象,开始一两年都是以作者个人身份起诉的,后来发现同样的作品原告起诉过来,原告人名变了,变成他当年的代理律师了,一共同发现律师在这期间觉得维权效果很好,得到的赔偿算了经济账跟个人作者著作权买断买到自己名下,由律师自己给名下版权打官司。这个角度我们并不觉得这个行为在法律上道德上有什么问题,反而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其实我们现在给予的保护并不是不够,至少从这一方面来说,从这个小事反映出来的问题,还是看到给予的保护不能说很高,至少是不低的,因为律师从里面能看出来他里面还是有相当的利益可以去获得的。

 

  另外是图片公司个人权利人作为原告过程中,调解过程中差异还是非常大的。我们看到专业版权运营的机构、公司按,通过诉讼更多希望促成和解甚至是合作,包括有些案件最终没有达成和解,是被告希望用一次把问题解决了,今后不再用了,原告希望整体进行打包授权进行长期合作。这个角度确实能看到专业的图片公司,他在推动正版化、推动市场化运作方面他的几个性还是非常高的,但相对来说个人作为作者的,他在和解过程中对整体合作不是那么重视,倾向于就目前的侵权行为得到赔偿,对将来的授权情况实际上是很少有谈及甚至是根本不谈。

 

  商业化维权的积极作用,至少我们可以看到两点,一个是推动散户权利人的威权。前面嘉宾也说过,我们相当多的图片的作者他实际上是作者比较分散、权利也比较分散,在维权过程中他作为非专业法律人士在维权过程中,知识储备、精力、相应成本上遇到的困难是非常大的,有这种所谓商业化维权,有专门人士进行专业维权是好事,这样把一些零散的权利人他的一些没有那么大市场利益的权利,也可以通过集约的方式维护起来。

 

  比如说我的一篇文章,如果是未经许可被别人在网上使用,包括像金老师这样的专家经常也写一些文章,可能有一些被微信公众号被网站未经许可就使用了,极少有我们个人就这些零星的侵权行为去起诉维权的,实际上它的效果和我们所付出的作为个人去维权付出的成本和最后的收益效果并不是很好。通过专业维权的机构或版权的代理机构,他去维护这些权利,从效果上应该更好一些。

 

  另外,之前跟大家提到的,我们也希望通过整个的维权,使使用者慢慢地习惯去付费,就像当年的视频网站一样,视频网站在零几年时,大量视频网站兴起时,几乎所有热播的影片,第一天播完第二天视频网站都有,甚至正版网站没播盗版网站已经开始播了,那时侵权非常泛滥。当然也有用户使用习惯的问题,当时极少有用户会去付费看一部电影,觉得网上反正都是免费的,为什么付费去看?实际通过这么多年来各方面的保护,对侵权的规制,包括产业相关市场不断的完善,其实现在的付费我们观看视听作品,已经是大家非常认可的一种方式了。

 

  版权只不过是把这个现象,把正版化大家习惯用正版的方式时候来得迟了一些,但我相信通过各方的努力最终可以达到大家认可并且习惯于付费的这么一个效果。

 

  这里商业化维权当中我们也看到出现一些问题,实际上作者本人在诉讼中获得的收益,虽然以作者本人过来起诉的,他获得的收益非常少,我们从代理案件发现有一些是打包维权,比如一个代理机构或代理人,他实际上把多个作者的很多的作品统一地买断,买断下来以后以他们的名义进行诉讼,最终诉讼回来的结果,权利人真正作者得到的收益分配在这里是非常少的,作者本身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作品在市场当中合理的价格。

 

  另外还出现过被告希望联系原告,尤其作为个人的情况下,取得许可、获得授权他希望有长期的合作,但这时中间的代理人拒绝原告提供本人的联系方式,甚至法院跟原告本人联系不上,阻断了我们认为促成正版化、促成合法授权使用的途径。

 

  我们目前的案件当中看到大部分侵权情节相对还是比较轻微的,一两千的案件当中相当于微博平台里使用被侵权的图片,作为微博配图的占实际授权案件相当大一部分,其中绝大部分微博配图评论量、转发量相当低意味着为零,实际上意味着公众看到作品展示量是非常小的,从侵权角度来看它的侵权后果、严重性,侵权传播范围非常有限,这导致一些案件看似判赔数额不高很重要的原因。

 

  再有调解的案件赔偿数额大大高于市场价值的,其中有一些权利人摸到了规律,比如大型的公司电信、金融机构银行这些公司被诉侵权的时候,可能明明这幅作品正常取得授权可能是几百,侵权判定时是几千,但是原告要是以万为单位,不调没关系判两千我也认了,但要想调解一定是几万。当然被告考虑的因素很多,包括判决公布出去的影响,包括有些案件赔礼道歉的问题,最后就花钱来解决问题,这个也是我们在调解的过程当中发现的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

 

  另外希望我们本身司法裁判起到的一些作用。刚才在过程当中这个意思已经跟大家交流过了,不再细说了。这里也是发现有一个问题,尤其是个人作为权利人的时候,发现很多从来没有对外进行合法授权,有些通过微信、微博、博客把这些作品传播出去,甚至积极主动推动这些传播,一旦网上开始广泛使用,当然这里边首先过错在于被告在于使用者,你既然使用应该付费,未经使用多起来了,放水养鱼,到一定规模开始收网,大规模进行诉讼,确实出现这种问题。

 

  最后这几个问题判别数额差异化,市场价值高的使用方式正常付费价格高的应该高判,高的要高上去。确实比如它正常市场价格应该授权以万为单位时不能判几百几千,避免法院定价,还是要看市场。我们希望最终推动当事人在市场当中去达成合作,使用者形成付费使用的习惯。

 

  赔礼道歉适用问题跟今天主题并不是非常紧密不再细说。

 

  耽误大家时间,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免责声明: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版权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本站”的作品由企业自行提供,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版权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