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专题栏目

专题栏目

丛立先:短视频作品的版权保护及其规则完善

发布时间:2018-6-19 17:02:56  来源:本站

  本网讯:6月15日下午,由中国版权协会主办、中国版权产业网承办的“互联网内容平台的版权保护”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政府部门、法院及产业界代表就当前环境下互联网内容平台版权保护与产业发展的热点和痛点问题进行了探讨。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出席会议并做主题发言。以下为演讲实录: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做主题发言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丛立先做主题发言

 

  丛立先:非常荣幸有机会在这里发言,感谢会议组织方的邀请,我就短视频版权保护谈一点我的看法,不一定很成熟。

 

  我这个题目是短视频作品的版权保护和规则完善,我准备内容比较多。因为时间限制,我有重点讲一下,主要是法律上的规则和观点。

 

  我从四个方面,我们先看一下短视频从法律上的理解他概念、特点和类型,最后关于短视频作品怎么认定和相应权属,最后是短视频传播它的版权责任,最后规则完善提一点意见。

 

  短视频的产值我这里有一个数字,来自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是很大的规模,现在2017年短视频的市场57.3亿,到2020年会超过300亿,年增长184%。另外短视频产业链分成UGC和PGC和PUGC,根据生产方式的不同,对应的内容分发的方式也不同,大家看UGC是直接通过平台发布了,但是PGC是通过短视频平台,再到社交平台。不同的生产方式和传播环节带来的后果有所区别。这里是监管部门,我们版权局执法是很重要的,监管部门里面应该有国家版权局的,这个图还是非常清楚,除了监管部门少了一个,还是比较不错的。

 

  目前关于短视频的概念都是几家做短视频做得很大的产业公司给出的法律上的概念,其中就有今日头条、艾瑞咨询等,我比较认可的是百度百科的概念。因为不同的都想给短视频的短界定个时间这是不合适的,因为这个短是相对于长的相对概念,所以他到底多短?是5分钟还是20分钟?是相对短,只要短的程度大家在观看的时候能够容忍、达到快消目的的都算了,百度百科应该它的概念还是概括得比较准确,把短视频纵生态的特质、易于传播这些特点都概括出来了。

 

  它的特点为什么这么火?这几个特点也是迎合了当下的需要,一个是社会消费新倾向:娱乐、快消、社交,这个在短视频平台上有时候是为了这些社交活动和娱乐。还有就是制作起来比较容易,生产流程又很简单,质量也是参差不齐的,也有非常好的短视频,那个影响力非常大,我看过一个短视频来自泰国,传达真善美的,那个短视频超越了国界,在全世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再就是它的传播力和渗透力,从文化传播这个角度来看他不可小视的,他这种小、短,但是他的受众和传播的效果是非常强的。

 

  类型从不同的分别标准可以产生不同的类型。我们开始那个产业链的图示内容生产方式分成UGC和PGC、PUGC,也可以称之为OGC,从内容本身角度来分,这个分类可以分成很多类,最后肯定得加一个等字,就是各种各样的文化题材都可以短视频化。最后我们从版权保护对他进行调控的角度还可以进行分类,就是版权急于保护的短视频和没有版权保护的短视频,其实这种分类下就是构成作品的短视频和不构成作品的短视频,因为版权法保护的一定是作品,构成作品的短视频又可以分成不同的作品类型,比如说分成电影方式的短视频,还可能构成了邻接权保护的录音制品的类别,另外一个根据创作方法上可能有的采取汇编的方式或者是改编,就是这种演艺类的这种作品形式。

 

  认定,我们说短视频如果是个作品构成了我们版权保护对象的话,其实就是回到作品认定的本身,作品认定的本身一般情况下广泛比较接受的观点还是两个要件,一个是独创性分析,一个是可复制性。固定性这个问题我要澄清一下,咱们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是可复制性,采纳的是能够以有形形式复制,具有独创性,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思想表达,我们采取的是可复制性,所以有的一些学者写的是固定性,结果在一些领域领会的一个错误的认识是必须固定在一个介质上,说0和1在进行传播的东西不构成固定性,这个是很可笑的,因为这种数字化和网络化以0和1存在的咱们认为是具有可复制性,即使在国外也认为他是具有固定性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考察两个要件上,第二个可复制性没有什么值得考察的。关键就是第一点独创性要求,这个独创性是否有高低标准之说,这个虽然有一定的争议,但是总体的观点还是认为我们版权法指向的作品要是泛泛的讲,我们版权法保护的作品的独创性要求非常低的,就是你只要有一定的创意,就达到了我们作品独创性的要求,而且切忌在司法实际中说你是什么类的作品,那就拿那类作品我就设定个某个类别的作品的独创性要求要高一些,你达不到那个高度就不保护。这个是有待于商榷的。

 

  然后进来之后再归类其实是影响影响判决结果,就是赔偿标准的问题,不影响给不给保护的问题。如果上升为给不给保护那是错误的,不能以这种独创性的高低。应该是总国际公约到各国版权法对于独创性的高低,都是采纳的独立创作有一定创意就行了。什么叫有一定创意?有一定创新这又是个含糊的概念,可以解释为只要表达与众不同,咱们说作品是思想的表达,最终表达跟别人的不一样,这就叫有一点创意。当然不是所有表达都落入到作品里,有的表达太简单了,是有唯一表达的例外,当然还有另外的规则给他调整。

 

  原创短视频的版权保护是自动产生的,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很多的短视频是借鉴别人的创意,然后再进行创作的,如果仅仅是借鉴别人的思想和创意的东西再创作,是有这个容忍度的,这是合理使用的借鉴再创作,应该这个全部权利归他。但是这里还需要注意一个情况就是演艺,我拿别人的短视频演艺成新的,你必须得有授权,别人同意你才能演艺,你就这个演艺成的短视频享有权利,其实这个跟传统著作权法规则是一样的。你汇编别人的短视频形成一个新短视频,汇编也遵守这个规则,要同意再进行汇编,现在的规则只能是这样,没有办法,造成了不变这是属于全世界版权法整体规则的落后,都没有打通,规则上需要调整。

 

  还有低水平的短视频,那种简单录制的,客观记录某个事实的,你看我跑了多少步,我秀一下,或者我做一个什么动作,我向空中跳起来然后悬空。就是这种简单的记录短视频,记录一种客观事实,这种不构成我们说的有独创性的表达,这是一种客观事实的记录,如果是简单的客观事实的记录,这个就是没有版权保护的短视频,这种类别是很多的。

 

  我们说归类我都已经讲完了,当然在这个里面说归类归到现在目前著作权法第三条给短视频其实归纳有点难的,一些质量高的短视频可以归到类电影里面去,但是未来著作权法这次修改应该是在第三条关于电影作品和类电影作品这个上面调整为视听作品,我们也是非常支持的,如果调整之后他就记录到视频作品的类别里去,未来试听作品的类别可能是最大的类别,从长视频到电影、到类电等等,到短视频,等等所有的试听作品都在这个里面,这也是一个趋势。

 

  还有把短视频给录音录像制品化,这个一定是我从数字化、网络化享有版权的我再进行录音录像制品化的,仅限于咱们著作权法规定的邻接权的情况,才有可能成为录音录像制品。在网络上那个不存在这个问题,他实际上是版权保护的体系。

 

  这个权属相对来说简单一些,通常来说短视频这种创作者当然拥有这个,但是现在平台化,就是很多包括前面人教社的张总讲到的,其实现在很多的版权管理的,不只是新媒体单位,传统的单位都注意到法人作品这种权利的享有,所以现在很大程度上很多这种新型作品的权属很大程度上就呈现了一个著作权人会享有权利,有的是职务作品,但更多的是法人作品,他会通过合同形式,通过一些积极的前置性的版权管理的手段达到拥有权利的目的,所以说短视频的主体形式应该是涵盖从自然人到法人、到非法人组织全部类型。

 

  平台的责任,短视频的平台种类很多,从比较大的类别可以看到有传统视频平台,是由原来的所谓的试听平台,就是过去电影、电视剧一些大的,他后来发现短视频这个也是快消需求非常大,就像以优酷为代表的从长的、到长短结合全都做了,还有这种社交性、媒体型、侵入型的。

 

  它的平台责任,短视频平台从咱们来说,如果他是个短视频传播平台,我们还是定义为互联网的内容提供平台,他这种定位本身,就是他大的属性偏好就决定了他其实要承担的版权注意义务比较高,他对应的版权责任比较强,你通过一种技术手段的话,如果全都是自动编排和搜索,我不进行任何编辑加工,而且还得满足不盈利,我没有获得直接的经济利益,你都达到了避风港五项规定的话,我就是做搜索链接,我就是简单的标识,然后直接跳转了,我的短视频一下子到了原始提供内容的短视频那里去,这种情况下他会享有避风港,他会承担一个较弱的版权责任,但是这其实也有通知删除的义务,但是现在我们所见的短视频平台都达不到那个程度,一定程度上都是他在提供内容,他符合法律标准、提供标准的,有的是承担直接侵权责任,有的是帮助侵权,达到帮助的义务,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平台的版权责任还是比较强的。

 

  规则完善这个方面,国家正在进行短视频的牌照治理,其实是一个公法治理,从新闻出版传播角度进行规制,主要对一些低俗、黄赌毒的进行打击。但是传播法和版权法他们俩都是公权和私权二者紧密结合的协作法律,但是这里面需要注意的是,其实短视频领域打擦边球的还是很多的,比如说涉黄、涉赌、涉暴的,他有时候这个短视频进入这个领域有没有版权?是有版权,但是没有传播权。这是两个不同的权利。因为咱们社会的容忍度是变的,如果今天没有传播权,但是明天可以就有,但是版权不会变的。

 

  另外一个就是规则上的建议。我们说两条规则,在短视频这个话题之下地我们著作权有两条规则进行一个思考,这个规则本身合理不合理?怎么来调整?因为以短视频为代表的短小作品,现在的这种传播和使用,刚才不约而同,张总也提到了这个。我们对于短小作品的使用和传播,这种利用效率的需要,就是现在互联网的传播力和利用效率大大的加快和变强了,但是我们现在都按照授权使用的一般规则进行规则调整,其实已经出现了什么情况?就是几乎所有的网络平台或者网络服务商他们都不得不直接进行大面积的侵权,你找到我了我再赔,能找来维权的1%都达不到。很多都不去找他,你像短小的评论都被各个平台转来转去的,谁为几十块钱去索赔,大家都嫌麻烦。短小的文字作品和短视频等作品,现在按照著作权法规则全都是授权许可才能进行使用,但是这个规则在全世界都通行的规则,落后了。当时我说33条2款,咱们过去有一个短小文字作品的报刊间转载在编法定许可制度,我说这个一定要扩展到网络下,因为有很多互联网公司他的版权内容是愿意付费的,他的商业模式经得起推敲的,他容易把这个内容做大做强。但是我们法律制度又不允许他,没有给法定许可制度,所以我说简单扩展到网络化,以后时间久了,这个规则的呼吁有十多年以上了,我发现不只是文字作品,因为现在网络化的使用图片和试听更厉害,尤其短视频,所以33条2款如果能够打通的话,对短小作品的法定许可制度,这是对国际版权法都是巨大的贡献,因为在其他国家也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产生是怎么产生的?我们现在版权法规则是原来的电视机、电话机、复印机、声光电复制技术那个时代对应的规则,那个时期异地取得授权是可以做到的,但是现在使用量太大了,传播效率太高了,等到用那么长时间去授权已经来不及了,所以现在版权法整体的规则落后了。所以我们在强烈的呼吁在短小作品使用和利用的规则上能不能考虑?

 

  还有一个建议:试听作品的采纳是非常必要的,我们现在大试听的概念已经是大势所趋了,在这个规则上进行调整也是非常必要的。

 

 

 

 





免责声明: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版权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本站”的作品由企业自行提供,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版权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