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国内新闻

刘春田教授在阳光知识产权论坛上讲话

发布时间:2019-3-26 9:07:41  来源:本站

 

    3月23日,“2019阳光知识产权论坛”在北京举行,主要出席嘉宾: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赵刚;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王闯;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会长刘春田教授;国家知识产权局战略规划司、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复审和无效审理部部长葛树;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副局长陈文彤先生;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第五调查组组长秦元明法官;海关总署综合业务司副巡视员李群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陈锦川;广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田绘;上海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刘军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陈惠珍女士;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谢甄珂;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张学军法官;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王亦飞法官;阅文集团总法律顾问王峥;百度公司法务部总经理谭俊。本次活动得到了:腾讯、百度、阅文、爱奇艺、字节跳动、腾讯音乐、冠勇科技、人民教育出版社等产业界代表的支持,也得到了:光明日报、法制日报、中国知识产权报、中国市场监管报、中国知识产权杂志、中国版权产业网等媒体的支持。

   姚欢庆:感谢王闯庭长精彩的发言。接下来有请中国知识产权学研究会会长刘春田教授致辞,大家欢迎。

    刘春田:谢谢大家的到会。我们开这个会名称叫阳光知识产权论坛,什么意思?基金会的名字有阳光两个字,我们想也是我们从事的事业实际是阳光下的一个最伟大、最正道的事业,所以这个论坛也是这个事业的一部分。本来,改革开放40年的时候我们准备举办这个论坛,但是确实去年的各种活动时间比较紧张,就想到改到今年年初,又考虑年初又是春节又是新年,像学校、研究单位还有寒假,所以就把时间往后推。又考虑到4月是世界知识产权日,我们又不想凑热闹,所以就把这个时间定在这个时候,我们把这个事办完了,四月谁来找我们做的时候我们就跟着做,所以,3月做这么一个论坛。

    我这个致辞就想谈几点思考,因为我是教书的,客套话不说了。我想,有这么几点思考给大家算是一个请大家批评。首先,我们40年改革开放包括知识产权事业在内从无到有取得了这么多成就,伟大的成就,我想归根到底的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我们40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记得我80年代和郑成思老师我们去瑞士开会,那是我第一次出国到欧洲,欧洲的花园。当时我们过一个铁道的路口,因为在那待几天就发现到处都非常干净,我就跟郑老师说这儿有一个铁栏杆大概20、30米,我说我从这儿开始,我们就两个人,我拿着手理着这个栏杆往前走,看看有没有灰尘,因为它非常干净。走到头一看非常干净,后来我跟郑老师说,我说咱们说本世纪末要实现四个现代化,20世纪末,你说咱们能干成吗?我们就开玩笑。后来郑老师说就咱卫生程度,40世纪都够呛。当时对我们自己的发展,因为那个时候太落后了,长期的封闭,长期的落后,使我们对自己都没有太多的信心。

    而今天,40年以后,就改革开放40年以后,我们取得的成就说实在的连我们自己都真正看的瞠目结舌,那时候看外国人开汽车那就觉得是外星人的事情,开汽车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私人汽车是吧?可是现在是什么样?有车有房各种都有了,当然还有各种烦恼。但是那些我们不经意间实现了,40年都没想到,本来想到多少代人的事,但是在我们这一代人实现了。回顾原因我觉得引起思考?就是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觉得习近平在去年40周年纪念活动当中讲的这句话我觉得是一个根本,就是归结到一点就是一个用他的话叫伟大觉醒。其实,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什么伟大?就在于伟大的觉醒。伟大的觉醒再归根到底,归结到一点我觉得理论创新,观念转变是核心、是关键。没有理论创新,没有观念转变,绝没有今天的40年的成就,所以说理论创新又归结到一点,我个人认为最伟大的创新理论就是有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和这个认识,这是真正的觉醒的最关键。

    由于这是对前三十年的成就、挫折、曲折以至到了文革结束的时候,我们走向到了崩溃的边缘,经过认真反思我们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样一个判断,给我们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提供了实践的理论基础。同时也是为未来的40年,甚至于更长的时间,我们说我们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为这个理论我认为是中国共产党建立以来可以说是最伟大的理论。因为任何理论,就是我们建党将近一百年中哪一个阶段的理论都没有管这么长时间,而只有初级阶段的理论已经管了四十年,还要管40年不止,甚至是上百年,这个理论我认为是最伟大的,它使中国真正走向振兴的道路。有了这个理论,我们建立市场经济,恢复私权制度,建立法治社会,融入国际社会,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取得今天的发展,其实都是在初级阶段理论的指引下,所以这个理论是伟大的觉醒的一个保障、表现。

第二个思考,就是客观,就是我们有了这样的成就,怎么看待这个成就?这个成就客观存在,使我们腰杆硬,底气足,我们能跟比我们经济实力更强大的经济体可以谈判,原因就在于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但怎么取得的,我觉得也需要理性思考,就是客观理性的理解40年的成就。也就是形成今天的经济规模和我们现在现代化体系这个形成,是怎么形成的?我个人认为主要是两个字:复制。40年我们实现了,基本实现了工业化,建立了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用我们人民大学国际方面的一个专家,就是国际关系学院的金灿荣教授讲的(我没有核实过),就是中国今天的工业体系,工业制造能力是美国的两倍,再过十年将达到三倍。形成这样的一个最为完整的工业体系的原因,我觉得主要的刚才讲的是复制,我们在40年当中就像一部无与伦比的巨大的复印机,复制着西方建立的这样一个工业化的格局。所以我们大家知道生产力的发展,工业体系建立主要靠什么?劳动力,我们有;地方,我们也大,土地;税收,我们有优惠。但是大家想想,劳动力我们是不是最先进的劳动力?

改革开放之初或者文革结束的时候,我们的劳动力是什么样的知识构成、技术构成的劳动力?土地、劳动力、税收这能不能形成工业化?事实证明我们过去的历史告诉我们实行了开放的政策,叫做引进,引进什么呢?就是工业化所必要的技术、设备、资金、管理制度、经验。而这些都是我们不具备的。而这几个方面恰恰是工业化最核心的条件,这些不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没有,我们那个时候是一个我们自己称之为一个落后的农业大国,前面还加了四个字叫一穷二白,过去两报一刊社论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两报一刊每年必讲的几句话,我们是一穷二白的农业大国,所以我们不具备工业化一般的条件。所以实现了最明智的英明的政策,开放。引进技术、引进设备,引进资金,引进人员,引进经验,引进制度,实际上是一个西方已经完成了工业化以后,我们对它的一个全面的复制。

    所以我们是前40年主要是一个训练、学习、消化、复制的过程。我们很成功,实现了工业化,基本实现了工业化。所以我认为客观、理性非常重要,因为工业化我们经常这样说,我们几十年走了西方几百年走的路。所以我们说西方几百年,我们走了几十年的路,其实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如果说有值得骄傲的就是我们认真的学习,我们力求改变我们自己落后的面貌。所以我觉得今天虽然有成就,我们也应该放低身段,实事求是,客观理性的看待自己的成就,看待现实。同时也要判断我们和西方发达国家还存在着差距,很多方面我们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所以,一个是复制,一个是有差距,我觉得这也是值得思考的。

第三个思考就是在新时代我觉得还是要坚持我们40年以来实行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复兴私权这样一个基本制度。尤其对开放的理解,我们近来经常提这个字就是自力更生,我认为自力更生需要有一个新的解释,新时代新的思维,自力更生,过去自力更生我们是关门搞自力更生,不是我们要关是西方或者敌对势力围剿我们,围困我们,封锁我们,我们自己也不搞开放,我们自己建立的也是一个封闭的体系,所以你只能关门自立。事实证明怎么样?关门搞了几十年你越来越落后,毛主席说你们封锁吧,封锁五十年打开以后吓你们一跳,就是吓一跳,互相都吓了一跳。我们没想到外部世界这么发达,外部世界开门一看一个神秘的国度,没想到你那么落后。这就是封闭情况下的形势。

新时代我们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一员,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私权制度这些加起来形成的一个经济是一个合作经济,自力更生不排除而且是在国际合作互相依存的情况下自力更生。你有你自己的拿手戏,我们希望我们自己什么都拿手,什么都第一,那是说梦话、做梦,我们不可能事事第一,我们不可能是事最强,世界上各有各的强,然后在一个平等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在国际体系下相互依存、相互合作。我一篇文章我曾经提到说日本一个49人小公司,生产永不松动的螺丝钉,美国的航天工业,中国的高铁,你没辙,你就得买别人的东西。

    所以什么是核心技术?一个螺丝钉就是核心技术。因为你不用人家你可能是机毁人亡。所以是事都有核心,所以新时代树立这种国际合作的思维,不是关门自力更生,也不是世事一定,你做不到。所以放下心态,建立一个合作经济的心态,我觉得新时期最重要的就是转变观念,也是转变观念,不要站在中国看世界,而要站在世界看中国,把中国看作世界的一部分而不是相反。世界不是中国的,中国是属于世界的,这样我们摆正自己的位置,哪怕将来再过几年,像金教授说再过三年我们就超过美国了,即便有哪一天我们没有自大的理由,我们依然跟世界是相互合作的,所以我们也要思考这种问题。我们不是那种纯粹的独立经济,而是合作经济。

    第四点思考也是一个新的觉醒,是什么呢?在前40年我们构建了这样一个体系的基础上,我们有条件经过复制,经过学习,经过训练,我们有物质基础,有条件实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我们如果说1976年的时候我们说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提创新驱动发展那太不自量力,那今天如果不提那就是找不到方向,脑袋被击伤了,出毛病了。所以说我们40年前不改革开放死路一条,我们今天如果不靠创新驱动发展,不建立这样一个战略那我们应该说是末路一条。我们都在讲复兴,民族复兴,靠什么复兴?靠创新,靠劳动复兴不了。

    所以,中央提出了四个尊重,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创造。四个尊重,你看四个尊重当中有三个尊重是跟我们创造有关的,知识是创造出来的不是劳动出来的,人才是用来进行创造的,尊重创造直接是尊重创造活动,四个尊重当中有三个是跟创新有关的,我觉得也需要一个觉醒、觉悟,也是一个伟大的觉醒,这个伟大的觉醒表现在我们对创造、创新的觉醒,把创新放在一个第一位最伟大这样一个地位。所以,跟我们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一样,那么科学技术是靠创造出来的,创造出来的知识系数。所以我觉得也是一个伟大的觉醒。

    我们在编马克思主义理论工程的教材,法学也属于马工程的一部分,经济学、政治学等,知识产权法我们也在编,其中我们把刚才我讲的这些想法写进了教材,过五关斩六将,走一道让我们改一下,放弃这个放弃那个,我觉得挺庆幸的,唯一基于创造产生的知识产权制度这个没被拿掉。到过第七关的时候,我跟大家报告,前不久我们被拿下了,就是有一位专家尖锐的提出了批评,说我们有关创造是跟劳动不同的一种人类生命活动,这个提法是违反马克思主义的。说,如果用这样的思想教育学生,意思就是说学生可能会迷失方向,因此要求我们进行理论说明。大家知道,这样的理论说明是很困难的,你们编出了马克思主义的劳动观,所以我们反复的思考,决定放弃,我们把教材,那红皮书里写的,但是马工程教材里面全都删了,全都改了,全是劳动。所以各位见今年的马工程教材里面不要批评我们,我们想在其他的地方把这个道理讲清楚,因为这也是马克思主义,我们怕被扣帽子我们就改了,也为了这个书尽快出版。

    所以我认为树立创造,知识。创造决定劳动,创造和劳动不是没有关系,我只讲一个意思,大家想一想任何劳动如果没有技术含量的话,就不称为劳动。所以,技术呼唤劳动,技术制约劳动,技术创造劳动,技术消灭劳动,我们的技术创新每日每时都在消灭着各种各样的劳动,所以创造和劳动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清楚的。而且后期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关于哲学手稿,政治经济学手稿还有资本论都反映了这个思想,只不过马克思不知道他死一百多年以后咱们有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也不知道有国际条约、知识产权国际条约,马克思不是先知先觉,马克思也不是神仙,但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他和今天我们所从事的事业其实是可以说是一脉相承的。马克思主义也是发展的。所以我为什么提这一点思考,希望大家也认真思考,就是有关创造和劳动的关系,我个人的观点认为基于创造成果产生的这个权益,这个新兴的财产权是有别于以往的财产权制度,之所以有知识产权制度这样一个新的财产权制度产生,是因为以往的财产权制度无法回答因创造和商业标的这一类活动而产生这样的财险关系它没法解释,所以产生了新的财产制度这是一个知识产权的合理性、正当性的一个根本,当然我今天一时讲不清楚,我只是提示希望大家思考。

    如果我们不能重视这一点,我们民族复兴谈不上,我们将永远是一个劳力者,我们讲劳心者治人,劳力者之于人。我们不用跟别人比较,我们自己就可以把这个逻辑弄清楚,我们到底是脑子指挥手还是手指挥脑子?这是力这是心,劳心治劳力。如果我们不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靠创新发展经济,我们永远处在人类社会全球产业的低端,永远是一个打工者,永远是一个劳力者。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树立这样一个战略,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引领者。

    最后一点,第五点思考是坚持创新,打破零和游戏思维。我们知道我们和国际之间的这种竞争关系、合作关系是有不同的思维的。我们发现西方的思维要比我们还是落后的。就在这一点上,就是2006年奥巴马的一次演讲,他说假如让中国人过上和美国人的生活,那对地球上的人类是一个灾难,这是典型的零和游戏思维,他们年均四万多美元,每年消耗多少东西,多少碳,多少物质,他把中国14亿弄进去这么一算世界的资源不够用,这就是一个资源有限论这样的一个思维。就是他们用资源有限的思维看待这个世界,就会发现如果我想要你就没有,这就是零和游戏,你有了我就不行。

    你看习近平的思想就比他先进多了,习近平讲人类命运共同体,不要小看这几个字,这就是在理论上的大气魄,而且在中美关系中太平洋这么宽足够我们两国耍,足够玩,有地方,这是一个小的比喻,但是更重要的我觉得这种思维的背后是突破了资源有限的思维。大家知道地球上的化石资源是有限的,但是人类生活的物质基础是什么?物质、能量、信息。人类靠创新对物质世界的物质、能量、信息进行新的组合以满足自己的生活,构建新的生活,而这种构建,这种思维,这种组合其实是无限的。我们汽油不够用了,都在想说沙特有一块,最后又琢磨委内瑞拉,都惦记有限的东西。

    其实我们通过日本丰田汽车的这个技术的发现,人家拿氢气一烧,排出的是水,零污染。大家想过没想过,我有时候就异想天开,我说早晚我相信早晚有一种装置,汽车有一个桶,跟现在油桐一样接上家里的水管子,水桶变油桐,然后水经过一个装置就分解成氧和氢,后来又排出水,我相信这一天一定到来。你说那时候还有能源问题吗?有危机吗?这在哪?在创新。创新无限。所以人类的发展资源是无限的,这样才有可能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家不要挤在一个鸡蛋里大家分多少,所以闹得我们过去叫战争与革命,现在总而言之是在闹,你死我活,如果有了这样的思维,俄罗斯的航天、欧洲的航天、中国的航天、日本、美国的航天公司,都在做同一件事,假如我们有一天能够想明白这件事,我们五家合在一起共同开发,向未知的领域,向无限的领域开发,我觉得这可能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趋势。

    所以知识产权以知识产权所保护的那个创新成果,对于人类的发展来说是无限的。所以我们在阳光下的事业是永远的朝阳事业。所以知识产权将会长期存在,创新将是我们世曦往息百年不变的战略,我相信一定是这样,因为除了创新人类没有别的出路,除了创新,除了知识产权人类没有别的出路。所以我们知识产权人的前途也和此休戚相关。我祝这个研讨会、论坛圆满成功,谢谢。





免责声明: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中国版权产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注明来源“本站”的作品由企业自行提供,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版权产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